2016年06月27日

七月時光



七月時光,鳥鳴啁揪,竹林清幽。

踏入竹林,這片片青翠的綠,這裊裊微微的涼,仿若股股濕漉漉 學童矯視的風,迎面撲來。躁動的情懷是否此時也會隨著這竹林,“溶之壹體”,沁於其中,清涼,舒爽,不已。吸壹撮,吐壹縷,驛動的情思是否也會隨著這竹的清涼暗許,意猶未盡,叠叠生香,抹抹含情。

清晨,薄霧在翠綠的竹葉上聚凝承露呈雨,晶瑩清亮,如翠似玉,嬌潤圓柔,垂露欲滴。攪著微風,和著細雨,呢喃私語,“雨洗娟娟凈,風吹細細香。”“壹節復壹節,千枝攢萬葉。”“墨汁淋漓尚未幹,誰揮醉筆作瑯殲? ”,“畫竹不如真竹真,枝葉易似難得神”。 梢兒輕晃,露兒微擺。滴滴清露,淡淡竹香,輕舞慢搖,逐風戲浪。恍若荷香暗溢,意猶未盡,回味無窮;又如貴妃醉酒,嬌態畢露,嫵媚盈盈。

葉小如片片綠色翡翠,晶瑩剔透,淡雅清新,清麗脫俗。少傾,陽光普照,斑駁陸離,時隱時現,似真若幻,煞時嬌妙。輕風徐徐,竹影淡淡,清涼腳下生,心脾自然涼。清如縈壹潭碧水,濯洗心靈;暖若聆壹串心語,慰藉匆匆。愜意流淌,恬靜悠悠,風掠,葉輕佻,浮華喧囂,頓失滔滔,不去想,不願想,不想想,卻任醉其中。七月時光,竹林壹片清幽。

折壹支青竹,拈壹指清韻,管簫撩淡夏日燥熱,清幽撥去心情郁悶。清麗纏綿,幽靜細膩,溫婉清越,輕盈悅舞,幽若空谷。和壹管簫音,掬壹捧翡綠,沏壹盞香茗,濯壹份燥動。清露,翠竹,雨霧, 簫鳴,鳥訴,……思緒翩飛,心靈片駐,輕盈躍動,隨風悅舞。綠鬢如雲,韶華深處,靜心聽鳥鳴,傾心看竹落。竹搖清影,素淡玲瓏,竹影曳動,綠影闌珊,款款盈盈。蒼翠深深,暗香流溢,高風亮節,隨遇而安,緩緩而歌。

“虛心竹有低頭葉,傲骨梅無仰面花。” “彩筆淩雲畫溢思,數學老師虛心勁節是吾師。人生貴有胸中竹,經得艱難考驗時。”

淡淡的愛,不驚艷,卻入心;淡淡的情,不香濃,卻最真。惜緣才能續緣。心中無缺叫福,被人需要叫貴。身居低處,自然引川入海;誌在高遠,方能舉重若輕。智者無為,愚人自縛。當斷不斷,反被其亂。達摩安心,無心怎安?

“山不轉,水轉;境不轉,心轉”,漸漸地明白,“事事無法全部看透,人人沒法個個看懂”。慢慢地懂得,“窮則變,變則通,通則順,順則達”。 “生命無限潛能,人生無限可能”。“看不透,看不懂”才是人生曼妙,“看不明,讀不懂”才是生活情懷。  


Posted by jadelung at 10:40Comments(0)

2016年06月21日

留出喘息的機會

女兒在壹邊朗讀課文,聲音很大,語速過急,時不時地喘不過氣來。我偷笑。因為光聽,我都感到很累。而後告訴她:“慢慢來,朗讀需要抑揚頓挫。懂得恰當的停頓,以此dermes激光脫毛來換氣。不但不累,還很舒暢。”

她小,不懂得給自己留出喘息的機會,自然讀不出作者的情感。忽而聯想到我小時候聽戲,特別是秦腔《王寶釧》後面壹段,薛平貴十八年歸來後,與王寶釧相見,王寶釧的壹段唱腔:“老了,老了,實老了,十八年老了王寶釧……”唱速很急,幾乎於是念出來的。跟著哼唱,我總是被氣憋得臉通紅。

爸爸笑我:“妳不換氣,總憋著,怎麽能把戲唱好?那不累才怪! 演員就是留了氣口,才氣息不亂的。”原來,氣眼被堵住了,自然行不通了。所以,要保證色弱暢通,需要留空隙。

留白,是壹種需要,至關重要。閑暇時光喜歡沈醉在文字裏,壹撇壹捺地書寫著自己的點點感悟,或喜悅或惆悵。文字裏既想坦露心事,又在遮掩心事,坑坑窪窪布局著。待到後來,總會留下壹段說未說出的話交給讀者,省略號裏妳隨意猜測。這是句段的留白,給人遐想空間。有些文章寫得太“完整”,從開始到結尾,作者把讀者心裏的猜測全盤托出,看似共鳴,實則失去了浮想的空間。看完即完了。

讀汪曾祺的小說《陳小手》,主人公是陳小手,小說中還寫到dermes 脫毛其他人物有團長、團長姨太太、李花臉的女兒,請註意這個“李花臉的女兒”,從身份和意義上說,她在小說裏是壹個和陳小手相對峙的另壹個人物,應該有些情節吧!可作家惜墨如金,不到30個字就把她打發了,並且以後不再出現。但壹句“是個老姑娘”,包含多少社會內涵和人生感慨呀!這樣處理簡單真實,讓人浮想聯翩。總之,留白恰到好處。

文學作品裏的留白莫過於“人面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讓人惆悵了千年。因為留白,動人、深刻。  


Posted by jadelung at 18:27Comments(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