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03月30日

以雁蕩之名

是個女人節活動集體的行程。行程前一天,下著雨,颯颯的雨全然沒有要停的跡象,個別人便打起了退堂鼓,嘰嘰喳喳地想延期。還有個人一忽兒說去,一忽兒說不去,唧唧歪歪了好幾天,臨到要走前還沒給個確信,理由變換了一大堆,我知道,真正的理由是虛偽陰微的難言之隱。 山以誰人傳名?在我,不知有溫州而先知有雁蕩,自然是拜賜文人騷客之筆。雁蕩在琅琅於口的中學課文裡,雁蕩在他驕傲的話語裡,雁蕩就這樣一步一步走進了我心裡。

來到溫州,我不敢說是慕雁蕩山之名,即便對山,我亦不想讓它有太多太沉的背負。

但確然,是因為這些朦朦朧朧遠方的山水,年少驛動的心,總向往陌生而神奇的土地,總渴望漂泊流浪的征程。

這是我要選擇的人生。

就像在這個三月,我再一次地想登臨雁蕩,看看在春天,雁蕩會以怎樣的面容來接待我這個對山情有獨鍾的女子。

愛要愛得起,玩也要玩得起!山是仁者,見山別發怵嘛,完全可以憑能力選擇限量級的版本。在這點上,我突然格外地佩服起殘疾運動員來,他們因為勇敢的展示而真正擁有了豁亮的心靈。

終 究還是少數服從多數,好在有最基本的民主精神。而且,跟旅行社合同已簽,怎能輕易改變?別人不是上帝,不能保證天氣;天有晴雨各半,毀約豈不頻頻?賠償有 價信義無價也。我受到太多雨中山美妙詩文的蠱惑,對於雨中登山,欣然接受,並心生期待,“山色空濛雨亦奇”!況且,懂得欣賞雁蕩山之人,定會選擇雨後登 山,還唯恐雨量不足,若不然,怎能觀賞到大小龍湫的風姿呢?龍是要興風作浪才會吞雲吐霧的呀。

我再一再二再三的理由都是緣於對雁蕩山的熱愛。雖然這樣的爭執會有些吃力,會引起小小的不快,會給心靈帶來些許的陰翳,但不正是這許多俗世的塵埃才讓人對純淨山水有無限的向往和如許的依戀嗎?

我更喜歡被雨洗過的山,雨珠掛在綠葉上,蒼翠欲滴,山更空,水更淨,處處流泉山瀑,溪水淙淙,身處其中,仿佛心也被洗過,洗得清淨明澈,讓人神清氣爽。

雁 蕩山,我反復吟念著這個名字,這是太過溫雅的山名,讓我久久回味。火山爆發而成的流紋巖堆積成高高的雄奇的山巒,因雁蕩之名,柔化了山之堅硬和冷峻,讓人 不由自主地想親臨,山之溫婉,仿佛可以輕攬入懷般地去愛;雁蕩山之名,更是一副意態豐盈的畫,我仿佛看到了大雁在山頂飛舞,在雁湖的蘆葦蕩裡翩然起落,那 濃濃的詩情畫意讓人遐想萬端;雁蕩山之名,讓整座山陡然生動起來,那大雁帶來的絲絲離愁和悵惘,更讓我心生感慨,流連不已。

前面是浩瀚無垠的大海,大雁們,卸下疲憊的翅膀,棲息在這溫暖的天堂。

棲息是為了明天的飛翔,而飛翔是為了給心靈找到棲息的地方。

去一千次雁蕩便會有一千個不同的面容呈現,便會有一千次不同的感悟。我不願把登山僅僅當成“到此一游”,我更喜歡將它當成尋常的逛街竄巷,一樣的興致盎然,不一樣的生命體驗。

清風明月不用一錢買,游山玩水卻是太過豪奢的生活。東南自古多形勝,雁蕩,這座東南第一名山,更以十分獨特的魅力吸引著我。

Samsung toner | 婚紗晚裝

  


Posted by jadelung at 18:11Comments(0)